您的位置:首頁
專題報道
鄉村振興:如何匯聚更多活力 惠及更多農民
2018年12月17日 12:26
來源:

  “瑤族小妹”雷荃琴沒想到,自己也能有機會站在國家級平臺上講述自己的故事。12月16日上午,在第三屆國際創新創業博覽會(以下簡稱“創博會”)鄉村振興與城鄉融合發展論壇上,她講述了自己所親歷的鄉村振興故事。

  兩年前,在家養病的雷荃琴通過網絡平臺發現,有一家名為中農服的農業科技公司在嘗試幫助農民通過直播賣貨賺錢。病愈后,她也開始學習這種模式,并在2017年加入中農服公司,成為其中的一名培訓師。從在家養病的普通農民,到直播賣貨的主播,再到教其他農民做直播的培訓師,她不僅自己脫貧脫困,也帶動更多農民改變了現狀。

  像雷荃琴這樣的普通農民,在創博會上也能有一席之地,甚至大放光芒。創博會期間,鄉村振興與城鄉融合發展是一個重要議題,不僅專門設立鄉村振興展區,展示各地成功經驗;還專門舉辦鄉村振興與城鄉融合發展論壇,對接各類社會資源。專家學者、政府官員、企業代表和普通農民一同探討,在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過程中,如何匯聚更多活力,惠及更多農民?

  因地制宜,留住鄉村的原汁原味

  在很多地方,鄉村旅游都被視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重要做法。但是,也有許多地方在投入大量資源后,其鄉村旅游的發展并沒有明顯起色。針對這類問題,在創博會鄉村振興與城鄉融合發展論壇上,來自福建三明、河北尚義、河南封丘等地代表分別介紹了當地的做法和經驗。

  福建三明學院旅游學院院長曾祥添曾在全國數百個鄉村開展過鄉村旅游的調研、規劃。在他看來,文化旅游是促進鄉村振興的重要方式,但在落地實施中,要注重保護鄉村的傳統文化,不能以建設城鎮的方法來規劃、建設鄉村,否則會導致“千村一面”,缺乏特色。

  最近,他走訪了北方某省的幾個鄉村,發現有許多地方在發展鄉村旅游時仍然采取“景區思維”:在村口布設一個導覽圖,進去兩邊都是商鋪,游客只能從這里買點特產回去,并沒有別具一格的特色項目。

  “這跟去華山看景區有什么區別呢?不能這樣做,這樣做鄉村旅游做不起來的。”曾祥添指出,發展鄉村旅游需要按照鄉村思維來操作,留住鄉村的原汁原味。

  他舉了一個堪稱“教材”的案例:福建某個鄉村有不少農民養殖奶牛,近兩年嘗試發展鄉村旅游后,將牛奶的生產、加工過程和產品體驗加入其中,讓游客不僅能在鄉村住下來,還能看到奶牛,體驗牛奶的生產過程。這些“特色”讓有不少城市家庭帶著孩子前來游玩。

  “鄉村振興要分類推進,要科學把握不同村莊變遷的發展趨勢,分類指導、因地制宜、精準施策。”中國農村雜志社總編輯雷劉功在論壇上表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要按規律辦事,多聽農民的呼聲,多從農民角度思考問題,要根據當地特色發展不同的旅游產品。

  打捆有限資源,讓農民就地工作掙薪金

  現實中,許多鄉村自然秉賦有限,各類資源不足,常常無法做大規模、作出品牌效應。對此,河北省尚義縣副縣長尹德淳分享了當地一個貧困村的案例和經驗。

  4年前的尚義縣,有個典型的貧困村——十三號行政村。由于大量青壯年涌入城鎮,村里“空心化”現象突出,全村195戶525人,常年在村居住的只有86戶189人;全村耕地1263畝,因無人經營撂荒的耕地就有500畝,全村人均年收入還不足2100元。

  讓人沒想到的是,這樣一個4年前基礎落后、產業空白、村貌破舊的村莊,如今已成為壩上地區小有名氣的鄉村旅游景點,被評為河北省美麗鄉村建設示范村。2017年,該村共接待各類游客3.8萬人次,實現旅游收入221萬元,村民人均年收入達5300元。

  十三號村是如何在短短4年內破解困境,實現美麗嬗變的?據尹德淳介紹,其中秘訣在于將村里有限的資本、資源、勞動力等要素優化配置,采取“打捆”模式,大力發展生態旅游。

  例如,十三號村成立了張家口全市首家農村宅基地合作社,鼓勵村民以地入社、按宅占股、以股分紅。入社宅基地統一規劃,建成144孔陜北風情主題窯洞,并成立彩色壩頭旅游開發公司進行統一經營,盈利年終按股分紅。

  此外,該村還成立了種植合作社,覆蓋了全村所有人員,實現了戶戶擁有股權,人人享有收益。結合旅游發展需求,建設了占地150畝的現代農業采摘園,建成冬暖式大棚、春秋大棚38座,實施高品質蔬菜種植,并成為農業部掛牌的全國14家“創新農業示范基地”之一。

  “鄉村振興要激活農村生產力,讓群眾能夠充分享受建設成果。”尹德淳表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中,要利用好群眾手中的資源,做強做大集體產業,讓農民普遍從中受益,成為流轉土地收“租金”、入股分“股金”、就地工作掙“薪金”的“三金”新型農民。

  呼喚更多青年人“歸巢”

  河北尚義姑娘高英杰是創博會鄉村振興展區眾多參展商中的一員。在她的展臺上,擺滿了胡麻油、胡麻醬面、小南瓜、土豆等極富當地特色的土特產品,吸引了不少觀眾駐足詢問。

  對于如何進一步銷售家鄉的土特產,27歲的高英杰很有信心。在她看來,通過淘寶、直播、微商等電子商務形式,可以幫助農產品加速上市銷售,幫助農民增收。為此,今年10月,她辭掉了北京的廣告營銷工作,放棄了5年來在北京積累的許多資源,選擇回到家鄉河北省尚義縣,幫助父母做農產品電商的運營工作。

  “做農村電商肯定是個大的方向,以后前景會很大,也更需要年輕人回來。但具體做的時候還是有不少困難,要先把基礎打好。”高英杰認為,農村電商是幫助農村脫貧,實現鄉村振興的好方法,但要想走得更長遠,還需要更多年輕人回到家鄉。“畢竟農村很多人年紀都大了,學會用淘寶都要花時間,要跟上未來趨勢,還得是我們這些年輕人。”

  希望更多年輕人“歸巢”,也是參與農村電商的企業的心聲。北京中農服農業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白云龍表示,發展農村電商最直接的困難就是年輕人才稀缺,包括河北尚義在內,很多農村地區“空心村”現象很嚴重。“以前都說留在農村的都是‘99部隊’(老年人)‘38部隊’(婦女),現在‘38部隊’還留在貧困農村地區的都很少了。”

  不過,沒有產業基礎很難留住年輕人才。白云龍也指出,在貧困地區發展農村電商,要先“筑好巢”才能吸引、留下年輕人。物流、農產品質量標準、人員培訓等基礎條件,是吸引年輕人回鄉,發展電子商務,實現脫貧增收、鄉村振興的前提條件。

  在他看來,貧困地區的產業基礎薄弱,發展農村電商還需要持續不斷地“筑巢”,才能真正讓村里以前走出去的年輕人走回來、留下來。記者 王林

【編輯:梅鐿瀧】

企鹅大冒险APP下载